昨天,去了台北,跟我想向她道歉的人碰面。

本來想讓她嚇一跳的,可惜她不在公司,而我昨天出門的時候,竟然沒帶手機!逼不得已,只好跟她們公司要她的電話打給她。

其實我跟她已經超久沒連絡了,所以她聽不出我的聲音也是正常的。當我說出我的名字時,我聽得出她的口氣,很驚訝也很高興,原本還要在外面鬼混的,說她等一下就回到公司了。

見面之後,還好我跟她外表都沒啥變(驕傲),可以立刻認出來,當然是聊聊工作、生活這一些的,她已經有一個小朋友了,念小學一年級。她先專心帶小孩,然後再出來工作,剛開始重新工作時,也遇到不順,投的履歷都石沉大海,不過她也很厲害,才短短的時間,已經是業務經理了。

她:「你也結婚了吧?」

我:「沒!」

她:「厚!就知道你打算不婚,還沒玩夠啊?」

我:「才不是!根本遇不到對象,不然就是有對象沒多久又分了,還有就是遇到喜歡的,旁邊已經有草啦!」

她:「我才不信喔,你會遇不到?」

我:「真的啦!好,這不是我今天來找你的重點。」

她:「你不就是來看我嗎?還有沒提到的事?」

我:「有啊!就是當初我突然不理你了,而且接下來沒對你做出任何回應,是我自己當時又喜歡上了另一個人,那是一個錯誤的決定,但是我也不敢回頭找你了,希望你能原諒我囉。」

她:「其實當時我沒有多想什麼耶,但感覺上就是,一個對我很好的人,怎麼就這麼不見了?而且你也知道我那時候讀夜間部,白天趕上班,晚上趕上課,上完課趕回家,真的沒啥多餘的時間了,所以你也不要再去在意這事了。」

我:「我了解那種趕來趕去的生活,很辛苦,因為我自己前幾年,回去學校讀資管,真的好累,晚上回到家,想複習一下今天上過課的,連一頁都還沒看完就睡著了。而且我真的很在意當初對你的事,只是後來我回新竹後,所有的聯絡都中斷了,我無從找起,上個月知道你在這,所以我告訴自己,一定要儘快來找你,告訴你我當初是怎麼回事,讓你知道原因。」

她:「那你現在呢?身邊有沒有人?」

我:「沒有啊!」

她:「你眼光不要那麼高啦!」

我:「並沒有好嗎?我只是要一個他喜歡我,我也喜歡她的人而已啊!」

她:「那你常來台北吧,我幫你介紹,我認識很多秘書的。」

我:「你這是幫我?還是害別人?」

她:「我又不是不認識你,怎麼會是害別人,搞不好人家會主動給我一份厚厚的謝禮呢!跟我保持聯絡,不要像這次一樣,十多年才見一次面,雖然很驚喜,但是不要!」

我:「我會的,我保證會常跟你聯絡。」

她:「很開心今天遇到你。」

我:「我也很開心,時間也不早了,你也該要下班了吧?」

她:「嗯,把你的停車券給我吧,我幫你蓋章。」

我:「當然!我可不想付這種貴松松的停車費。」

她:「跟我保持聯絡。」

我:「一定,走了,881

她:「嗯,81

 

 

 

離開後,真的感覺如釋重負。現在呢,我要去會另外一個人,別亂想,當然不是去另一個女人,是男人,但是我性向沒變,我還是喜歡女人的,我去會「泰德」!

會去找泰德是因為跟他聊到一些關於我的事,他就跟我說,要我去找他,他認定一定有問題,他再帶我去找他朋友。

可惜我出了台北到台北縣我就完全被打敗,永遠搞不清楚中和、永和要怎麼分辨,板橋要怎麼去,完全不知道,而且今天我不但手機沒帶,連衛星導航也沒帶,不知道在昏頭什麼,一路上誤打誤撞,結果還一直走去反方向,到了三重,怎麼看都沒有往板橋的指標,原來是我方向錯誤,好!不生氣、不生氣,回頭找,有指標了,上中興橋,怪了,那不是回台北市了嗎?周錫瑋!你給我出來!你台北縣的標示怎麼標的?一個外地人被耍得團團轉!

歷經千辛萬苦,我終於到了泰德說的地點,而且就看到泰德在樓下等我,他實在太好認了。

一進電梯

泰德:「你很黑。」

我:「我很容易曬黑的啊。」(連日光燈都可以把我曬黑)

泰德:「我說的不是那個黑,是你印堂發黑。」

我:「阿~~~~

後來在他朋友,就是那位老師家

老師:「你一進來,我就知道有東西跟著你。」

我:「所以我印堂發黑?」

老師:「你不覺得你最近都不對勁?」

我:「有啊,覺得莫名其妙心情低落,不該出包的事也竟然出包。」

老師:「你最近這幾天有去山上嗎?」

我:「這幾天?沒耶。」(厚厚,判斷錯了厚)

老師:「你再想想。」

我:「這幾天沒有,但是上禮拜我有去山上。」

老師:「哪邊山上?」

我:「新竹五峰那邊。(那邊真的很山上了)」

老師:「去做什麼?」

我:「就去看看張學良的故居而已啊。」

老師:「那就對了,有東西跟著你下來了,你卡到陰了。」

我:「不會吧!怎麼可能?」

老師:「卡到陰的人都不認為自己卡到陰了,等一下你就知道了。來,你另外一個問題是?」

我:「感情啊。」

老師:「你的名字、出生年月日。」

我據實以報

就看老師拿起紅筆寫,放下筆,掐指計算,又拿起筆寫的

老師:「你有業障,很大的業障。」

我:「不會吧!」

老師:「你的感情,是不是都很短暫,而且都是你被甩。」

我:「對啊,而且每一段時間都很短,而且間隔很久。」

老師:「而且分的原因你都不明不白,明明你認為很有可能會有結果的,最後還是斷了。」

我:「沒錯。」

老師:「因為這些業障一直在斷你。」

我:「為什麼會這樣?我這輩子又沒做什麼壞事!」

老師笑得很詭異:「因為你上輩子是個花花公子,太玩弄別人的感情,那些人對你下了這些要報復你的話。」

我是有感覺我這輩子好像是要來還一些女人的債啦,但是說我上輩子是專門玩弄人家感情的花心大蘿蔔,嗚~~~我不能接受!我上輩子不是無敵土匪嗎?怎麼會是花花公子!

老師:「所以你會想,我長得又不差,對人家也很好,也很體貼,條件也不錯,該有的你都有了,感情的路卻走得很慘,就是這些業障在破壞你。」

我:「那怎麼辦?還有救嗎?」

老師:「有啦,先把現在跟著你的這隻除掉,這個等一下就可以完成,等過完年,再把你的業障消除,去月老那邊把紅線牽回來就可以了。」

我:「月老廟我去過啊,我覺得祂不靈。」

老師:「業障沒除,祂也沒辦法。」

我:「好,那到時候再拜託老師了。」

然後老師動手把跟著我的那一隻除掉,問我有沒有覺得輕鬆一點,但是我覺得只有那麼一點點的輕鬆感覺,可能是我平時都把自己繃得太緊了,就連我去按摩也都不曾讓我有感覺比較輕鬆,但是原本不開心的心情,卻開始轉好了,我也不知道是不是那個東西害我心情不好的,可能是吧,不然我也不會無緣無故心情不好啊,連貓媽都說我會在網誌上寫那些話,實在很稀奇,我也看到各位要我開心,但是我就是開心不起來,還冒出傻念頭過,但是現在都好了,謝謝大家關心囉!感恩!

雖然我對台北縣的路不熟,但是還不至於要花兩個半小時,才從忠孝東路到板橋吧,所以是不是跟在我身上的那一隻,讓我鬼打牆?因為知道會被收掉!

老師說我的問題不難解,難解的是那種夫妻感情很好,還發願來世再當夫妻的,結果一個來世仍是人,另一個卻不是,所以他們遇不到!就算遇到了,他們要怎麼辦?唔?所以,感情再好,還是別學電視發這種願比較好!

另外!泰德!謝謝你囉!

ryans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0) 人氣()